温州网首页添加到收藏夹设置为自动访问

您当前的位置 :互动报道 > 资料 正文

原创频道 体验·记录·分享

博客:灾区行记之搭个雨棚过新年

  • 时间:2007年01月23日 16:30 稿源:温州网http://www.66wz.com/    字体大小:
  • ...
  •   这次下乡先去了文成珊溪镇,然后绕珊溪水库而上到泰顺新浦乡,再经分水关到苍南金乡、马站、炎亭。任务是寻访灾区最需要我们帮助的人。所见情景,震撼人心。把他们记在博客里,是曰“灾区行记”。
     
        题记:一月十五日,接到部门的通知,要我下乡三日,走访文成、泰顺震区,苍南台风灾区,寻找最需要帮助的人。接到任务的时候,我的心里是忐忑的,不是怕找不到特困灾民,而是怕太多了。春节临近,这段时间几家媒体和市政府一直在做捐资助困过新年之类的话题,同时又连篇报道灾区重建热火朝天的喜庆,照片上悲苦和笑脸相映,我很怕我们的寻访,是否能真的在这样的宣传形势下起到一定的作用,市民连续捐款,还愿意捐吗?太多悲苦,会否与现在如此猛烈的灾区正面宣传相悖?

      一月十六日一早,揣着一丝不安启程了。
     
      听说市里来人了,包秀英远远地就站在文成珊溪镇坦歧村的村口等我们。靠着小路旁堆积的鹅卵石墙上,她戴一个橘红色的帽子,穿一件同样颜色的棉睡衣,个子不高,一米六左右,微胖。

      就在十天前,五十不到的她刚刚做了脑瘤切除手术。看到我们来,包秀英微笑着,低着头略带羞涩地把我们领到她租住的房子里。

      这是一幢两层楼的木制结构老屋,门口种着一棵柚子树——这是文成农村的习俗,一到春末,柚子树便会开出一朵朵乳白色的小花,黄色的蕊藏在小小的花瓣里,略带一点酸的浓香就会飘满乡间。

      屋子里昏暗着,很简陋,一张四方型的木桌摆在楼梯下面,楼板有点矮,大概跳起来就能摸到。里间是厨房,一个古老的灶台,她们家烧饭还是用柴火的。她二十五岁的女儿包海丽,低着头,忙着找凳子给我们坐。为了照顾母亲,她辞去了在温州一家工厂里的工作。而就是这样一间屋子,已经不知道是他们家第几个租住的地方了,这几年,由于付不起租金,他们从村子的街头一直搬到了现在的街尾。现在的房东,看他们可怜,租金一个月100元不到。但即使这样,对他们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负担。

      包秀丽不太会讲普通话,女儿包海丽向我们讲述着她家的遭遇。
      
      我们是文成县珊溪镇新红村人,父亲包齐炳上世纪70年代时当过兵,是一名退伍军人。10多年前,为了谋生并供我和两个妹妹一个弟弟读书,一家从偏僻的新红村搬到珊溪集镇旁的坦歧村,租了间破旧的房子,靠自己身体力壮,干些粗活养家糊口。

        1998年秋天,父亲在老家摘柿子时,不慎从10多米高的树上摔下来,把手臂、右腿和背后多根肋骨摔断,但是住不起医院,只能找小诊所和土医生治疗,在床上躺了两年多,花去两万多的医疗费。而且由于治疗不当,父亲的右腿萎缩,短了好几厘米,从此只能瘸着腿走路,再也干不了体力活了。当时我们都还小,家里失去了唯一的劳动力,我那时刚刚初中毕业,才17岁,但是我不想继续读了,去广州打工,每月补贴点家用。镇政府考虑到我们的困难,把我们列为低保户。现在父亲在瑞安一家残疾人福利工厂里做点小工,一个月只能赚三四百块钱。

        去年正月之后的一两个月,珊溪连续发生地震,我们老家无人照料的老房子受损严重,加上夏天又吹台风"桑美",房子倒塌了。后来灾区重建,家里贷款5万,加上东拼西凑,低价买了远房亲戚的一块地,在坦歧村建两间避震房。其实我们建一间都很有困难,但是那亲戚的两块地是连着的,他要两间地基一起卖,价格么低很多,我们只好这样。当房子建到第三层时,去年12月,母亲多年来头痛的毛病突然加剧,不舍得去大医院看,只能在小诊所当感冒来医。前不久,实在因头痛难忍,才到温州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检查,结果被诊断出患了脑瘤,要尽快动手术。需要两三万元的费用,剩下建房子的钱刚好够交手术费,10天前,母亲做了脑瘤切除手术。避震房再也没有能力建了。
       
      包海丽说这些话的时候,始终低着头,但我能看到她的眼睛里泪光闪烁,声音也哽咽了,可是她坚持着不让眼泪流下来。一旁的包秀丽早已红肿了眼睛,泣不成声。

      包家的新房就在附近。我们顺着窄窄的巷子走过去。房子里堆积着建房用的泥沙等,包海丽说,这些材料暂时都用不到了,因为母亲现在的治疗费每月就要一千多元,现在一家的经济来源只有父亲每月的三四百元工资,和同样初中毕业就没钱继续读书的二妹,在外打工赚点钱。而且医生嘱咐,接下去两年母亲都还得坚持服药,一天都不能停,再也没钱给房子结顶了。

      文成农村有种迷信的说法,就是灾祸多的人家住过的房子肯定是不吉利的,所以现在租房的房东也打算不继续出租房子了,包齐炳一家没办法,想在还没结顶的避震房三楼,搭个临时遮雨棚,一家人在过年的时候好有个落脚的地方,也算住进新房了。

      站在新房的二楼楼顶,已经接好的塑料水管由于长时间暴露在外面,已经老化干硬了。风很大,包海丽站在风里,一声不响地微仰着头看着远方。本来在她现在站立的地方,应该是她三楼温暖的房间。但是现在一切都仿佛在她凝视的远方。

      临走的时候,两母女坚持要把我们送到村口,嘴里一个劲地说着谢谢谢谢,我的心里怎么都不能平静下来。这谢谢二字,实在让我难当了。车子渐行渐远,戴着橘红色帽子的微胖的包秀英不停地向我们挥着手道别。

      在她的身后,那倔强的柚子树立在屋前,明年春末,它还会开出略带酸味香满田间的乳白色小花吗……

        说明:以上是温州博客网友“猪头三”在博客里的记录。查看详细内容请进他博客。

     

  • 点击查看温州网版权与免责声明。编辑: 应忠彭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