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网首页添加到收藏夹设置为自动访问

您当前的位置 :互动报道 > 独家报道 正文

原创频道 体验·记录·分享
  • 一纸空文 卖掉了价值2.85亿的水田

  • 时间:2010年04月16日 14:10 稿源:温州网http://www.66wz.com/    字体:
  • 就在大家商量着如何保住水田时,一个更加意外的消息让村民们感到震惊。2003年的那份征地文件是一份空白文件,只盖有一个村委会的公章。而正是这一纸空文,卖掉了河尾庄村和上垟庄村60多亩水田。
  • 加载视频中……
    温州晚报同题报道截图。

      【温州网•原创报道】2008年底,一笔100多万的巨款突然打到苍南县灵溪镇河尾庄村村委会的账户上,着实吓了村委会一大跳。由于不清楚钱的来历,这笔钱被原封不动的退回了原账户,然而没过多长时间,这笔钱又打了回来。有人会连续两次转错数额这么大的帐目吗?这笔钱究竟是做什么用的呢?

      通过了解,河尾庄村村民都大吃一惊,原来自己家中的水田不知何时被卖掉了,而这100多万正是灵溪镇城建局打来的征地补偿款。

      就在大家商量着如何保住水田时,一个更加意外的消息让村民们感到震惊。当年的那份征地文件是一份空白文件,只盖有一个村委会的公章。而正是这一纸空文,卖掉了河尾庄村村民的水田。

      村民投诉:施工队突然在自家地中施工

      苍南县灵溪镇河尾庄村村民老陈家有几亩地,平时种种水稻什么的,一家人的口粮就是靠着这几亩地产出。但就在本月初,老陈去地里干活时发现,一伙建筑工人带来大型施工机器已经破土动工了。这下老陈和其他村民急坏了,赶紧去阻止。然而施工队说,这一片共65亩的水田都已经被卖了,卖给了当地一家房产公司用于商品房的建造。这其中,老陈所在村河尾庄村村民占了20多亩,还有40亩地是隔壁上垟庄村的。

      老陈和村民随后找到村委会,村书记告诉他们,这些水田早在2008年就已经被当地一家的房产开发商买走,卖了2.85亿,今年四月份破土动工。

      早在2008年就已经被卖出的土地,村民们为什么都不知情呢?村书记说,河尾庄村目前被征用的地是经过了灵溪镇城市建设管理办公室批准的,这个房产开发项目也是镇城建局签下来的,详细情况只有镇城建局清楚。

      老陈和村民又找到了灵溪镇城建局,城建局相关负责人说,早在2003年,镇里就和村里签订了征地协议,村里还盖下了公章。随后,大伙又上门找到了7年前的村书记,前任村书记讲出了一个天大的秘密:2003年,镇里给了村里一张白纸,说是招标急用,让村委会立即盖章。没想到,这张盖有公章的“空白文件”竟然成了征用土地的依据。

      一纸空文,先盖章,然后再任意填写报批内容,水田竟然就这样被征用了,村民们却还被蒙在鼓里。此外,即使是土地被征用,那么事隔多年,村民们的土地征用款到底哪去了?

      记者调查:

      4月14日,本网记者和晚报记者一起来到苍南县灵溪镇河尾庄村了解情况。

      当年到底是谁出具了这份空头文件呢?记者找到了03年时任河尾庄村村书记的陈思义。

      以下是记者和陈思义的对话:

      是否知道03年征地盖章的事?

      陈:我当时人在杭州,回来时才知道他们盖章的事。当时的村主任说这个是用来申报土地征用指标的,现在不盖,到时候会很麻烦。我问过他们有没有协议,上面有没有时间、内容什么的,他们说这些都没有的,并且说别的村都是这么盖的。村主任说这个章盖了没用的,到时候要征地肯定要通知我们的。

      08年打来的100多万是怎么回事?

      陈:我是09年退休的,08年有笔款打过来,村里做账时是显示来历不明。现任村主任不知道这件事情,于是退回到镇里,09年的时候镇里又发了回来,现在一直放在村里的银行账户上。

      地被卖掉的消息是哪里得来的?

      陈:这块地被拍卖了两次,都流拍了。09年才拍卖成功,当时低价是8000多万,成交价是2亿8千万。这些招投标都是有广告的,招标结果也公布出来了。村民们知道地被卖掉都不愿意。我跟现任镇长说,这样做是不行的,他说:“这块地以前的章已经盖掉了,没有办法的。”

      对于此事,现任村主任陈伟景和现任村书记林维新解释如下:

      陈伟景:“我是08年4月上任的,对于当初卖地一事不知情。这块流拍两次,09年5、6月份拍卖成功,河尾庄村和上垟庄村两个村共计65亩地,是以2亿8千5百万的价格成交的。04年的时候,我已经知道地被镇政府征用。但镇里给农民有返还地,在城中北路和迎福路交叉路口。后来有100多万打进村里账户,我上任以后让这笔钱哪里来的又打回哪里,但又打回来,现在在银行里放着。对于征地的事情,村民是默许的,这是城庄规划的一部分。03年时镇里征地只需经过村委会的同意,06年后开始需要村民三分之二以上同意。”

      林维新:“对于征地,我们也都是有标准的,像老房子安置、返还地、征地款都有,返还地的决议是3月12日在灵溪镇办公会议上通过的。现在其实是村民有争议。但这块地如果不给政府开发的话,村民自己是弄不起来的。4月8日那天是相关人员去地里探勘。”

      当年盖章时在场人物成为关键

      在采访过程中,记者了解到,当年盖章时在场的人有前任镇长陈孝省、前任城建局主任蔡锦茶、前任村主任林开富以及当时村里的会计陈思荣。

      7年前,盖章时的情景究竟是怎么样的?记者四处打探,一下子没能找到蔡锦茶和林开富,但通过电话联系上了当时村里的会计陈思荣,他回忆当时的情况是:“蔡锦茶来到村委会,跟林开富说要给村里申请指标,时间紧迫,要求立即盖上公章。而我是负责保管公章的,林开富让我盖章,我看一眼文件,里面全是空白的,也不知道是什么用途,随便盖章是有责任的,所以我不敢盖。后来,蔡锦茶自己将公章拿去盖了。”

      苍南县灵溪镇城建局:手续齐全相关档案可下周出示

      苍南县灵溪镇城建局副局长洪江波说,河尾庄村以及隔壁的两个村总共65亩地,早在2003年就已经被征用了,2003年征用的手续是经过当地村委同意才给县建设局备案的。经过两次流拍后,2009年6月份,这块土地以每亩拍卖价400多万,共价2.85亿的价格拍卖给了温州当地的一家房产公司,用于商品房的开发。

      问及2003年河尾庄村的那份征地同意书是不是空头文件。洪江波说,他是2009年才调来接手县建设局的工作,2003年的情况他并不知情。据他所知,这块地的手续是齐全的,目前,征地的相关审批资料都在档案室,但不巧的是,记者采访时,档案室的专管员出差在外,等他下周回来后,可以出示。

      为何自家的土地被征用,村民们会不知情?洪江波说,按照2003年当时施行的有关规定,征地只需要当地村委会同意,不需要村民代表表决通过。之后,他们也按照有关标准,以每亩42000元的价格支付了征地款,但是村民们都没去拿。

      一张盖有公章的空白文件纸怎么就“悄悄”征走了村民的良田,这样的征地程序是否违规?在这份空白文件背后究竟还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温州网与温州晚报联办的《在线监督》栏目仍将继续关注。(温网记者:张丹 晚报记者:殷诚聪)

    同题报道:一纸空文 卖掉了价值2.85亿的水田

  • 点击查看温州网版权与免责声明。编辑: 温网记者
  • 昵称: 答案: